葡萄园

生我、长我、我开始学着爱葡萄酒的地方就是见证我的幻想随着那一串串新葡萄逐渐成长的地方。 那块小小的土地位于乌迭尔.雷克納区,被成两个部分,展示出各自地区土壤所特有的山岳形体学和类型学。在平均0.5公顷大的土地上,种着两种不同的葡萄: 母系葡萄:博巴尔葡萄。这种葡萄在二十世纪前期大部分地种植在这个大区的心脏地区。 稍微往南,我们发现了父系葡萄:加尔纳恰葡萄。这种葡萄大部分在六十年代种植,位于佩德隆尼斯的一个高730米的高原上,接近胡卡尔河和卡布里尔河的交汇处。 这些葡萄园,注定要专门为森腾西亚的加工做贡献。葡萄园在传统的葡萄种植方法的基础上,根据生态环保学和生物动力学,使用了新的策略进行管理。这样做是为了给酿酒提供质量最好的葡萄,同时,为了追求展现出地区的特质的葡萄酒。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在冬季整枝的季节减少耕地,进行转化;在春天发芽的季节,我们进行新的工作,像减去多余的葡萄藤,稀疏葡萄。我们摒弃了传统的灌溉和像施葡萄营养剂的方法,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新的系统。在整修季节之后,利用葡萄藤自身的营养和蔬菜保护膜来保持土壤。至于对抗葡萄的病虫害,虽然很少出现,但是一出现,我们就会买相关的产品,在农业生态允许的情况下使用。经历以上的步骤,再经过精挑细选后,葡萄装箱运往酒庄

酒庄

如果说世界上存在一个可以让我感到真正平静的地方,毫无疑问,就是我们那小小的酒庄。 古老的家族地下酒庄,在六十年代西班牙合作化运动的浪潮下关闭了。如今却再次开门,容纳了森腾西亚。 这完全是一个汽车修理场般的酒庄。里面有两个室,一个放着发酵葡萄用的不锈钢容器,另一个放着橡木桶,用来沉淀葡萄酒。老酒庄的墙壁为我们提供了室内稳定的温度和湿度条件,有利于葡萄酒的沉淀。 我们酒庄是手工加工葡萄酒的,完全遵循了葡萄的本性。 手工摘葡萄,之后用箱子装好,运往酒庄。一摘去葡萄梗,葡萄就要发酵到松软,使葡萄汁流出来,然后手工压榨葡萄渣。 最后,将葡萄酒装进橡木桶,进一步发酵。在装瓶之前,要根据阴历,进行几次固定的翻转。这个步骤避免了提纯和稳定葡萄酒成分的工作,同时可以保持葡萄的精华。